主页 > 航空生物 >学医行医留台20年医美诊所受落古晋游子振奋 >

学医行医留台20年医美诊所受落古晋游子振奋

2020-07-03来源:航空生物
点赞:339
学医行医留台20年医美诊所受落古晋游子振奋学医行医留台20年医美诊所受落古晋游子振奋学医行医留台20年医美诊所受落古晋游子振奋学医行医留台20年医美诊所受落古晋游子振奋学医行医留台20年医美诊所受落古晋游子振奋学医行医留台20年医美诊所受落古晋游子振奋

来自古晋的张毅和台湾的渊源颇深,除了他的双亲都是留台生,他本身也是留台生,不仅如此,他在当地的国防医学院的医学系毕业后,还继续留在当地行医,至今已逾20年。

起初,他因为母亲病逝一事而决定专攻妇科,以了解更多妇女疾病,并希望能为更多女病患效力,后来,他因为颈椎椎间盘断裂导致体力急降而转换跑道,转投医学美容领域,并在当地开办一家医美诊所,继续为女性效力,且在他乡取得不俗的成绩。

东之美生技有限公司执行长张毅的医美诊所坐落在台北信义区的一道小巷子里。诊所的装潢偏冷色系,风格简约,但仅仅是装修费,便耗资上千万台币(上百万令吉),可见张毅在装修诊所的门面方面,花了不少心思,也砸了不少钱。

“大S就住在这里附近。”他说。

信义区是台北颇为高档的地段,房价虽高,却也吸引了许多知名艺人到此居住。

出生于砂拉越州古晋市的张毅,从小接受华巫英三语教育。张父退休前是独中校长,张母则是独中老师,而张毅本身则是在古晋中华第一中学毕业后,即到台湾深造,攻读国防医学院的医学系。

台湾孩子能谈社会议题

“我在初中升高中的时候,妈妈曾经带我到台湾旅游,当时,看到街上行人都穿着时尚又有型的冬衣,我非常羡慕台湾有冬天这个季节,加上在古晋有很多在台湾毕业的学长学姐归国就业,且在各领域都有杰出的表现,于是,我更加嚮往台湾的生活,并希望自己能亲身体验当地的生活。”

台湾人使用中文的情况,也让自小掌握中文的张毅很有归属感,加上他特别喜欢台湾人说话的腔调,所以,他到台湾求学时,很快就适应当地的生活,只是偶尔对一些用词不是很习惯。

“刚升大一的时候,我和3名台湾同学成了室友,他们平日常说‘你很三八’,但当时在我的印象中,‘三八’在古晋是比较负面的评语,所以,我一度以为他们不喜欢我这个外地人。直到待久了,我才知道,原来这只是台湾人的习惯用词,有者更是以‘三八’来形容幽默风趣的人。”

现年38岁的张毅披露,台湾与亚洲其他地区的其中一个不同点是当地高中以上的学生都对社会议题有高度参与感。

“有时候,我们在餐馆用餐时,也会听到孩子与家长讨论一些社会议题,如能源、核能发电、性别、就业薪资等议题。台湾的资讯透明,艺文活动热络,加上电视谈话性节目多样化,许多人小时候就在耳濡目染之下,对许多社会议题都有很高的参与度及敏锐度。”

母骤逝启发 选妇科盼医女病患

张毅在台湾攻读医学系毕业后,就在台北台安医院(Taiwan Adventist Hospital)担任住院医师,并接受妇产科的训练。

“我之所以会选择妇产科,主要是因为在就读大学二年级那年,我的母亲突然过世,让我很想深入了解及研究妇科疾病。还有,妇科医生在替孕妇接生时看到新生命出生的那一刻,总是非常激动,并觉得这个世界又有了新的希望。”

他认为,台湾的医学发达是国际有目共睹的。医学院教学的教材全採用英文,而医院的病历写作也都是採用英文,所以,当地医生阅读国际科学期刊的能力很高,且与英语媒介国家在学术交流往来方面极为热络。

“不过,当地医生在与当地病患沟通时,多採用中文,所以,当地医生同时掌握中英文两种语文。”

他也讚扬台湾的医学精湛。“全亚洲首宗成功及顺利完成的心脏移植手术即是在台湾进行,且台湾在冠状动脉心导管支架放置术方面的成功率高达99%,而其併发症只是小于1%。”

他披露,早在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Paul Krugman)便曾撰写题为《骄傲、偏见、保险》的文章,并通过该文章盛讚台湾全民健保堪称为世界典範。

“该文也引用2012年美国国家地理频道纪录片《亚洲新视野:台湾医疗奇迹》来介绍台湾医疗技术在国际间早已享有盛名,在全球前200大医院中,就有14家表现优秀的医院为台湾医院,其数量仅次于美国及德国,使之得以排名全球第三,以及亚洲第一。”

颈椎椎间盘断裂 转投医美领域

张毅披露,在当上总医师之前,他有一次因意外而导致颈椎椎间盘断裂(C5-6 Disc Rupture )。从此,他的体力大不如前,特别是每次在手术台旁替人动手术好几个小时,让他感觉既疲惫又沮丧。

“由于台安医院有不少明星及妇女希望生产后的伤口能恢复得很漂亮,加上有些病患需要接受手术重建,所以,妇产科主任很鼓励我们这些年轻医师可以在下班后多多了解美容医学的相关知识,并对‘美学’更加敏锐。所以,我在下班后就到美容医学诊所学习。之后,我则因脖子出现后遗症,无法长期担任外科医生,这时,我恰巧遇到一名学长正好在筹备成立一家医美诊所,并邀请我参与其中,经过考虑后,我决定转换到医学美容领域继续我的服务。”

张毅是于2015年在台北市开了一家美容医学诊所,该诊所的主要任务是提供“预防医学和抗老化保养”的相关治疗。

2016年,他又推出OBHL(All Beautiful Home Life)保养品品牌,主要是研发对人体安全及对环境友善的居家保养和日用品。

美容诊所顾客多如美髮店

张毅说,美容医学的足迹较早时已在亚洲数个城市,如台湾台北、韩国首尔、日本东京等地出现,且现阶段都已成熟。 

“台湾人对其中一些基本疗程,如注射玻尿酸、肉毒桿菌素、3D聚左旋乳酸(Sculptra PLLA)、音波拉提、电波拉皮、雷射等等多已习以为常,甚至把这些疗程视为生活中的基本保养途径。在台北,到美容医学诊所保养的顾客人数和到美髮店的顾客一样多。”

他披露,在他所治疗过的病患当中,最年轻的是高中生,最年长的有约80岁左右。

“处于不同年龄阶段的人士有不同的需要。一般上,刚出社会赚取生计的年轻人,比较多会接触到雷射及肌肤保养方式,因为荷尔蒙及皮脂腺发达,加上饮食作息的关係,年轻人通常需要医师协助他们处理肌肤油水不平衡的问题。”

他说,年龄介于三十多岁至初老的顾客群中,多需要一些注射或进阶的仪器的协助。

“年龄介于三十多岁,并将进入初老阶段的顾客群,或会需要一些注射及进阶的仪器,以协助他们维持好气色,或延缓一些鬆弛状态。我比较希望这个阶段的患者可以用‘管理房子’的观念来管理陪伴他们已久的肌肤,而这是属于‘自主管理’的阶段。”

他披露,到了40岁以上,通常老化现象更明显。“若有处于这个年龄阶段的顾客上门求助,我们将评估他们是否需要‘装潢房子’(抗老化拉提)。”

经费成创业最大问题

张毅认为,整个创业过程中最具有挑战性的依然是经费的问题。

“研发一系列的保养品及继续开拓领域的作法,使得经费相对提高,而这对于热爱旅游的我来说,确实影响不小。以前在医院工作或单纯为病患看诊时,或许我每年可以出国旅游好几趟,现在投入研发产品的工作后,生活开销变得精打细算,无形中产生很大的压力。”

然而,在这过程中遇到的感动,却让他继续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记得曾经有一个来自澳洲的妈妈亲自向我们道谢,因为自生小孩以来,她的肌肤便常常出状况,在近乎放弃自己的状态下,刚好她的朋友有用过我们的产品,并买了一些产品送她,她在使用后发现效果不错。一个在潜意识中已经自我放弃的人,能重新找回爱自己的勇气,那是很激励人心的事情。”

资源较充足 选择留台发展

台湾已经过了经济起飞的年代,繁华与富裕已经不是新鲜事。张毅说,相较于许多经济起飞的都会,台北的生活步调已趋缓,当地人如今也在努力工作及体验生活这两件事情之间,积极地取得微妙的平衡感。

“我希望自己可以不断进步,刚好工作领域需要不断提升技术及知识的领域。”

他说,在这方面,台湾的环境有助他学习与成长,因为台湾常办许多研讨会和生物技术展览,让他得以参加及观摩。

此外,在研发产品的工厂及原料认证机制上,台湾的情况也相对成熟,且资源较充足,所以,他目前选择继续留在台湾,以继续为他所打造的品牌努力打拚。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